一次特殊的引产手术,只为把胎儿的父亲绳之以法

现在大月份引产,是有诸多的禁忌症,严格限制的。但是,也有一些特殊的例外情况。

这天下午快下班的时候,我们科的姜医生找到了我,说:“小红,明天有一台大月份引产手术,你给我配台吧。”

“怎么,是关系户?”我开玩笑的说。

我之所以这么说,是因为,姜医生是我们科里有着20多年临床经验的主任医师,平时,早就不做这种低级别的手术了。现在突然要做这种手术,怪不得我疑心。

姜医生笑了笑说:“还真的是关系户,是院长交代下来的呢。”

见我越来越糊涂了,姜医生跟我说了事情的缘由。

要做引产手术的患者是小于,今年17岁,家住在远郊一个村子里,因为有些轻微的智障,初中毕业后,一直在家里务农,家里有爸爸、妈妈。有一天,妈妈偶尔发现小于的胸部有很多红印,再三询问后,小于只是说,村子有三、四个叔叔都对她动手动脚过,再详细的就说不出来了。小于的妈妈报警后,几位被小于指认的男人,都矢口否认自己又违法行为。

无奈之下,家里人给小于检查了身体,发现小于已经怀孕两个半月了。

为了做司法鉴定,鉴定出谁是真凶,小于的父母,决定等到怀孕5个月,做引产,通过胎儿组织做鉴定。找出犯罪人来。

我问:“为什么要等到五个月呢?”

姜医生说:“胎儿如果太小,取出的胎儿样本容易掺杂母亲体内物质,做出的鉴定结果不一定准确,只有达到四五个月后,能够产下完整的婴儿,取出的样本才更加精确,才能保证鉴定结果的准确性。”

引产,主要是利凡诺羊膜腔注射术,俗称雷穿,这种方式比较安全,而且对孕妇的影响较小。简单说就是用一根穿刺针将利凡诺注射到羊水里,导致子宫收缩,将胎儿娩出,这个过程中胎盘功能会下降,胎儿在子宫内会渐渐缺氧窒息,生产时大多数胎儿已经没有生命指征了。

第二天的引产手术,姜医生在台上,也遇到了一些麻烦,小于是胎盘前壁,子宫靠近肚皮的方向布满了胎盘,厚度也比较深,姜医生第一次穿刺,扎了3针都没有进入羊水里,后来,又换了一根稍长的穿刺针,在B超全程监视下,终于将利凡诺注射到羊水中。

5个小时后,小于感受到宫缩,只是小腹隐隐作痛,有点像月经前的腰酸腹痛,疼痛并没有规律性,还要等到一两天,胎儿才能真正的引产下来。

第二天,小于的疼痛开始加剧了,她没有什么食欲,只是勉强喝了半碗粥,到了第三天,宫口算是开了,随着阵阵的宫缩,胎儿的头已经在宫口了,大概不到5分钟,胎儿、羊水、胎盘都缓缓流了出来,引产结束了。

很快,警方就把娩出的男婴的尸体还有小于的脐带血带走了,进行司法鉴定。

小于在整个引产过程中,没有喊过一声痛,也没有流过一滴眼泪,一直面无表情,但等到死婴被带走后,她却突然的失声痛哭。

我抱着她,安慰说:“好了,都过去了,都过去了。”

“希望司法鉴定能够找出罪犯,还小于一个公道吧。”办公室里,我们所有人都这么盼望着。

但是,在小于的DNA鉴定结果出来前,小于的父亲却撤诉了。理由是,小于最后坦白了,她是自愿和别人发生关系的。

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?我们都困惑了。最后,姜医生多方打听,才了解一个大概。

原来,性侵小于的男方通过村子的村长,进行了说合,愿意拿出5万元私了, 村长找小于爸爸说,都是乡里乡亲的,抓了人,谁的面子都不好看,还不如得些经济补偿。

我感到不可思议:“就这样,小于的爸爸就答应了?”

姜医生说:“我们都不了解具体情况,小于的父亲肯定也有自己的难处,真的不答应村长的话,等于和全村人闹气了,以后还怎么在村里呆呢。再说了,5万块钱,也是很大的诱惑。”

“那,现在呢,小于情况怎么样?”

“听说,她爸正准备找个外地人,把她嫁出去呢。”

按照常规,小于应该在手术后一个月来医院复查,可她一直没有来。我按照术后随访名单上她父母留下的电话联络了几次,也都没有人接听,最后,在随访记录的小于的名字后面,我无奈的打了个叉。